俄罗斯伟大的诗人普希金曾说:“在整个俄罗斯,也难找出三双女子秀丽的脚来.”实际上,不仅仅是在俄罗斯,在美利坚也是如此.

问题:文人骚客总结出来的小脚“四美”(形、质、姿、神),“三美”(肥、软、秀),这种审美心理是不是一种变态?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小脚女人究竟是谁?

白种女人面容姣好的不在少数,但大都粗手大脚.就象洋种鸡一样,有着粗大的脚爪,因而大大的少了女人味.豪门艳女
Paris Hilton
碧眼如波,金发似浪,是个公认的美女.但一双纤手却是青筋暴露,骨节峥嵘,让人看了大杀风景.

回答:

观看一个小脚女人走路,就像在看一个走钢丝绳的演员,使你每时每刻都在被他揪着心。

国人传统的审美观,向来注重女人的手脚,视之为不可或缺之美.千百年来,单单是中国女人的脚就不知演绎出多少悲悲泣泣的故事.换句通俗的话说,咱女同胞的一双玉足,可真是苦大仇深啊!

回答此题,如没有六十岁以上的年龄,只能说是要靠查资料了。我们这一代人的祖母都是受害者。我们村目前还有两位半大脚的老太婆还非常健康。(90岁过了一点)她俩的脚没有包裹成功就解除妇女裹脚令了。我和祖母同盒子洗过不知次数的脚。回忆起来真是寒心!脚趾骨全部折断,基本上粘连在一起,似一锥形。掌骨中间折断前后叠成一道深缝,唯一后脚跟一圆形平面。总长度大约十来公分罢了。记得老一辈人讲,过去娶妻子,无论大小户人家,都是要看女人的脚的大小的。曾有俗话说;牛好在角上,人好在脚上。大脚的女人是没有人要的。旧社会的女人,一般是不下地干活的,以纺棉织布,做家务带孩子们为主,根本上就见不了世面。这对女性来说,是非常残忍的。记得解放后,祖母帮忙除草时,还特地跟她做了一个较高的”搙草橙”,原因是足太小了,不能长久站立而用劲除草,只好用腚部得力而支撑。多么痛苦啊!真是令人流泪。

——林语堂《中国人·缠足》

相传五代时期,南唐后主李煜心血来潮,令人作金莲朵朵,舞女以帛布绕脚成纤小新月状,在金莲中翩翩起舞,如凌云之势.一时宫廷女子皆效法之,称之为“三寸金莲”.此风后传于民间,竟然成为时尚.“迈三寸金莲步,扭四寸小蛇腰.”乃女人中之极品.不裹脚的天足女人成了嫁不掉的剩女.由此引出“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的杯具.

至于”裹足”的起源,师友们查资料回答了,不必赘述。

有句经典的骂人的话,用以批评演说者大而无当的演说。那就是:“王母娘娘的裹脚布”。这实际上是个歇后语,后半句是“又臭又长”。臭而且长的裹脚布,自然是懒人所为,为什么会给“王母娘娘”扣上,实在令人费解。难道这句歇后语中蕴含了裹脚的历史?中国女人裹脚的历史要从王母娘娘那时候算起吗?如果依照考古学的观点,认定王母娘娘便是西王母,那么,这裹脚的历史当在五千年前。

三寸金莲为何如此受大老爷们儿的青睐?也许是缠足起到了中世纪西方“贞操带”的作用.裹脚后使得女人行动不便,不利于她们红杏出墙,出去包二爷,给老公带绿帽子.可是此举也害苦了不少巾帼英雄,鉴湖女侠秋瑾即为其中之一.作为革命家,他成天与一帮丘八为伍,跌爬滚打,开枪骑马,三寸金莲,极为不便.所以她爱穿天足皮鞋,空处用棉花填满,借以方便革命行动.

为什么与”金莲”扯上了呢?见过了”裹足”的形状,揣摩一下刚露不久的”莲苞”,马上就会明白!尖头,长短宽窄大体相似。古人赞金莲美,不如赞妇女的小脚美!长此以往,不就扯上关系了么!回答完毕!谢谢邀请!

可是,考古学的发掘证明,一千年前的女尸脚骨并非弯曲的,依旧是天足。于是这个漫无边际的考证宣告失败。那么,这裹脚的历史究竟从哪里算起呢?

缠足陋习一折腾就是几百年,直到开民国后,孙大总统颁布“禁缠足令”,咱女同胞的一双玉足才算是拨开乌云见太阳,终于翻身得解放.

回答:

史学家依据现有的文献提出了一个假说,如果这假说不被某个突然出土的时代更加久远的小脚女人的尸体驳诘的话,则会成为公认的事实。这事实的残酷之处在于:我们不得不对那个毫无政绩的天才词人皇帝南唐后主李煜开始一个全新的认识。

时尚往往是盲目的,昔日的美也许就是今天的丑.香港的赵雅芝有次在做关于缠足的采访时,当“缠脚婆婆”(大陆叫“小脚老太”)打开裹脚布后,竟被吓得吓得花容失色,险些昏倒,脚被裹得象肉粽子,哪还有什么美感可言?

我曾亲眼见过奶奶缠过的脚,真的没有“三寸金莲”说的那么好看,反而看着很可怕。

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告诉我们,南唐后主李煜在唐人对“弓鞋”痴迷的审美基础上,别出心裁地将这种弓鞋用长长的布帛缠起来,以代替袜子。并在他的妃子娘身上做试验,始行缠足之法,开创了中国女性缠足的记录。

当今世界,三寸金莲虽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箱,但这并不意味着大脚马娘娘就该吃香喝辣,独领风骚.台湾有个说话嗲得令人骨头酥的大明星林姑娘,上帝赐给她一张玲珑的小脸,同时又搭上一双不玲珑的大脚,这也正是她的心病所在呢.

根据现有资料来看,女子缠足应当是产生于北宋中期,兴于南宋时期,经过元、明、清三朝发展,最终大行于天下,直到近现代被废除。缠足最早源于个别人的爱好,但其迅速传播却与靖康之难密不可分,靖康之难后理学发展迅速,这使得官府和民间都对缠脚变得极力推崇。

也有一种说法,认为缠足一事自唐代开始,起源于波斯人的舞蹈。南唐与大唐相距不远,况且,缠足起源于舞蹈一说的可信性也较之前者尤甚。或许李后主的娘只是一个著名的缠足者,而非开创者?

不少现代 MM
,总是盲目崇拜大明星,把她们当作天使的化身.其实,那些靠一张精致的面孔在屏幕或舞台混饭吃的明星们,并不是身上每一个零部件都和脸一样精致.香港有位专栏作家曾写道:“一直觉得钟丽缇很漂亮,直至看见她的手脚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之后这个男人感受如何,各位看官心知肚明.徐娘半老的国际级打星杨小姐,论脸蛋也算生得周正.但若观其一双玉足,确实令人感到十分恐怖.连洒家在看到之后,也都少吃了一碗饭.

图片 1

小脚与天足相比究竟有何不同凡响之处,居然成为一种风尚,流传了如许漫长的年代?又是如何停下它的脚步?

单看泰国人妖的面容,简直是比女人还要女人,但是他们粗大的手脚,则无法掩盖其真实的性别.

缠脚起源于北宋中期

虽然对于缠脚的起源有多种说法,有神话说、隋朝说、五代说等,但根据现有的记载来看,其应当起源于北宋中期无误,且大量史料证据证明宋朝以前中国女子是不缠足的。

宋代诗人苏东坡的《菩萨蛮》是这样说的“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这被认为是中国诗词史上形容缠足的最早一首。北宋后期的秦少游也有“脚上鞋儿四寸罗”的词句。

图片 2

△从幼年时期便开始缠足

不过缠足虽然源于北宋中期,但当时的大部分妇女还是不缠足的,《辍耕录》中说缠足在“熙宁、元丰之间,为之者犹少”。也就是说,在熙宁(1068年至1077年)和元丰(1078年至1085年)年间,已经有了缠足的习俗,但那时并未大规模流行,由此也可判断,这一时期的缠足之风应当是刚刚兴起。

缠足最早是在宋朝皇室当中流行起来的,《鹤林玉露》有载:建炎四年“柔福帝姬至,以足大疑之。颦蹙曰:金人驱迫,跣行万里,岂复故态。上为恻然”。可见,在建炎年间北宋皇室已经开始流行缠足,柔福公主(宋朝称公主为帝姬)因为脚大而受到质疑,便解释说是在金人的驱使下,远行万里,导致脚恢复了原状。

图片 3

此外,《宋史·五行志》记载“理宗朝,宫人束脚纤直”,而苏轼在《菩萨蛮·咏足》中将女子小脚成为“宫样”,曹元宠也在诗词中称小脚为“官样儿”,这同样证明缠脚是从宋朝官僚贵族阶级开始流行起来的。

小脚文学

女人摊上一张美丽的面孔,就象是中了六合彩,但若在“天使面孔”的同时,却有着“魔鬼手足”,真真实实叫人不敢恭维.所以,那些生就一双美足的女同胞,完全可以凭此傲视那些所谓的明星大腕儿,她们哪有如此的造化?

缠脚从南宋时期开始迅速发展

我认为缠脚风俗的兴起与靖康之难密不可分,在靖康之难中,包括北宋宗族女子在内的大量汉人女子遭到金兵残忍蹂躏,然而这非但没有激起皇帝百官包括百姓们的斗志,反而使得理学得到了极大发展,正是从南宋时期开始,妇女开始受到极大的限制。

图片 4

早在北宋之前,社会整体风气总体还是比较开放的,女性也没有大量规矩的束缚,然而正是从南宋理学出现之后,对于女性的束缚开始越来越严重,而为了将女性束缚在家中,缠脚这个恶俗便在官府和民间的大肆推动下,开始广为流传。

灭掉北宋的女真人,便在同宋朝作战的时候以获取缠足女子为乐,《烬余录》记载“金兀术略(掠)苏……妇女三十以上及三十以下未裹足与已生产者,尽戮无遗”,唯独留下年轻未育的缠足女子。

而到了元代,蒙古贵族本来不缠足,但却也不反对汉人的缠足习惯,加上统治的需要,因此对这一恶俗同样持赞赏和支持的态度。同样的,由于蒙古人对汉人的蹂躏,民间对于理学更是持广泛支持的态度,这同样使得缠足风俗开始广为流传,到了元朝末年,便已经开始出现以不缠足为耻的观念。

图片 5

明朝时期,妇女缠足之风开始进入盛行时期,缠足甚至成为了社会地位、贵贱等级的标志,朱元璋为了惩罚张士诚旧部,便将其旧部全部编为丐户,并下令“男不许读书,女不许裹足”。

到了清朝,清廷一度禁止民间缠足,但因该习俗已经深入人心,并未取得任何效果,最终只好作罢。而且从乾隆时期开始,原本在南方不太流行的缠足也开始流行了起来,甚至连西北、西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也染上了缠足习俗。

在男人们呼喊着“毛发肌肤受之于父母”,而不肯伤及自己一根毫毛的时候,却被一种近乎变态的性心理驱使着,口耳相传着女人小脚的千般妙处。“瘦欲无形,看越生怜惜”、“三寸金莲”、“柔若无骨,愈亲愈耐摩抚”。更有人将两只严重变形了的小脚中部所形成的塌陷形容为“两轮弯月”,实在是处心积虑到极点了。大儒吴承恩在《西游记》里把本是男身的观音菩萨化为美丽的女子,而且是小足观音:“玉环穿绣扣,金莲足下深。”(第十二回《观音呈象化金蝉》),可见明朝的风气对小足是何等着魔!明朝时期男子择偶第一标准就是看女人的脚是否够小,男子嫖妓也多玩妓女的一双纤足,因此被戏称为逐臭之夫。

遗憾的是这些 MM
往往是坐拥如此巨额财富而不自知,却过多去做表面功夫,成天只顾搗腾一张脸.什么漂白脂,去污粉,抗皱霜,换皮露,长生不老液
……
一古脑儿往粉脸上倾泻,就差往脸上打鸡血了.保养固然没错,但要适可而止,土地过度使用了化肥就会成不毛之地,还是大粪浇出来的东西最香,属于绿色食品.如果把面皮折腾得象歌坛巨星
Michael Jackson
一样,那不是比<<聊斋志异>>中的画皮还要恐怖三分?

缠脚恶俗的废止

清朝初期朝廷虽然一度宣布禁止缠足,但收效甚微。直到道光年间,由外国人开办的耶稣教会开始发起天足运动,长老会后学”的史子武编著的《劝入脚图说》也成为了第一部宣传“放足”的大众性读物,不过由于当时民间对外国教会的抵制,并未造成大的影响。

图片 6

△曾被缠脚恶俗毒害的老人们

之后,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派开始在上海、广东相继成立“天足会”,大力倡导解放天足,成立之初,会员便达到上万人之多。之后,康有为率先不给自己女儿缠足,即使遭到家乡人的强烈反对,依然坚持不缠足。后来,1902年,清廷开始正式劝戒缠足。

清朝被推翻后,孙中山正式下令禁止缠足,到“五四”使其,缠足更是成为了各派革命运动和激进分子讨伐的对象,陈独秀、李大钊等人都曾撰文痛斥缠足对妇女的摧残和压迫。

自从中国共产党登上政治舞台后,毛主席真正消灭了小脚,中国的妇女才得到了彻底的解放。


至于为何称之为“三寸金莲”,“三寸”是指尺寸,更甚者也有小于三寸的。“金莲”则是形容形状,缠足之后的脚脚尖很尖,整体呈弓形,在形状上有点像莲花花瓣,至于称之为“金莲”,不过是为了好听一些罢了。

回答:

谢邀。说起这个问题,身为女子我也觉得很奇怪。从前觉得三寸金莲顶多是35.6码罢了,后来才知道这么残忍,这么畸形。出于好奇,我查阅了史料。首先从“金莲”二字的由来说起。

图片 7

最先的记载就是南齐潘妃,处于历史上的南北朝时代,由萧道成建立。这个潘妃是南齐第六代皇帝萧宝卷的妃子,天生足小,体态轻盈,萧宝卷十分宠爱,曾经命人在地上贴上金莲,潘妃舞于金莲之上,舞步摇曳生姿,令萧宝卷着迷不已。此后,便有了步步生莲这个典故,也就开始了小脚金莲为贵的变态审美观。

图片 8

到了唐朝其实女性地位大大提升,崇尚自由的唐朝豪放女,根本不以小脚为美,缠足也就没有流行起来。缠足真正流行起来的是宋朝,宋朝时期文人墨客,或许出于对史料典籍的还原,以及对潘妃的仰慕,对金莲小脚极为推崇。女子以缠足为贵,由上至下的推广开来。那个时候只有农民和出身低下的贫民才不用缠足,否则说媒嫁娶的时候,不缠足便是没有要的。(很奇怪,缠足居然是女子是否贤良,品行是否端正的标准之一,实在有些可笑)

图片 9

宋朝之后,汉族女子便以缠足为美,为贵,这个变态的审美居然还感染了外族。清朝入关后,虽然明令禁止缠足,但有些满族贵族女子贪一时新鲜也想尝试,但都被皇帝一一否决了。

图片 10

到康熙帝的时候,更是出了条例禁止缠足,可民间的汉族女子,却因事关民族体面,偷偷的还是缠足。说是可怜。

回答:

谢邀答。“讲到三寸金莲,古代女子缠脚从什么时候,因何而兴起?金莲与小脚是怎么联系起来的?”据有关史料介绍和分析,缠足,大约始于五代十国时南唐后主李煜在位时(公元937~978年)当时妃嫔婕妤,皆效仿睿娘,以缠小脚舞蹈为美,博得君王宠爱!到了明代,普遍流行起来,女子以脚越小越美!一般以三寸长以内为最美。为什么叫“金莲”呢?有四个方面的原因:(1),中国人一向以金为尊、以金为贵、以金为宝、以金为妙!如口语中有:金口玉言、金童玉女、金枝玉叶、金科玉律,金嗓子,等等,来形容尊贵,显赫。(2),小脚要束缚成像含苞未放的莲花那样,就让女孩子手里拿着一支荷花骨朵,以示效仿!(3),含苞未放的莲花是金黄色或铂金色。(4),莲的花骨朵一般三寸左右。故而,把小脚借代为“三寸金莲“!

一般女子从三四岁开始,就要缠足,把十个脚趾头全部弯曲至脚掌,再用几丈长的布带,反复缠绕裹紧,日夜不得放开,有些女孩的脚,被裹得发腥、发臭、发烂!痛苦不堪,痛不欲生!但是,封建礼法,猛于虎也!曾有人形容冗长无义的文章为:懒婆娘裹脚布——又臭又长!就是真实写照。这都是封建社会对女子身心催残的铁证!辛亥革命以后,妇女们在缠足方面才得以解放。

回答:

谢谢邀请!三寸一般指脚的长度,金莲指金莲台,三寸金莲指脚踏莲花,表像佛一样纯洁,清净。指女众需保持身心像莲花一样纯洁无染。就必须规范其行为不能出格。用缠脚,形式警示其行持要端正。而且达到三寸脚,即金莲,其持戒,礼节品位就高。古代修行是心法,自觉性,自愿性的与外部制度无关。

回答:

封建统治下的数千年,是王权下的千年,是男权兴盛的千年,是男尊女卑主流的思想为主导的统治下的千年,女人只能身居宅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然三寸金莲当属男人最爱。思想的禁锢带来的自然就是行为上的顺从。

回答:

三寸金莲就是小脚女人。是对女人的摧残。源于宋朝。宋朝的大儒和理学家最爱干这些奇葩事。是女性最黑暗的一个朝代。政治和皇帝都一塌糊涂。倒是出了不少的词人画家。

回答:

源于北宋,但其他说法也很多,三寸金莲,应该源于步步莲花的衍深。

回答:

那是一种美的形容吧!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人们的审美观念和现在不一样吧!以金莲来比喻脚的美。

回答:

唐玄宗时期开缠!对女性向承罚性!

更有甚者,清朝有个叫方绚的,自称“评花御史”,又称“香莲博士”。对古代女子缠足一事从诸多角度和方位予以分题描绘,可以说是关于中国女子小足的“专著”。同时,它也反映了封建文人和士大夫们对女子“香莲”充满丰富联想意会和封建历史积累的“审美欣赏”、“审美感受”及“审美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说,《品藻》亦可谓是一部“香莲美学”之作。如此书中《香莲五观》一节说:

有人说,除去不宜暴露的地方,脚是女人最性感的部位.对此话洒家严重同意.那些拥有一双纤纤玉足的大姑娘小媳妇,虽然她们的面孔不及明星漂亮,但如想要吸引一个爷们儿来当床上用品的话,实在是小菜一碟.例如在炎炎夏日,不需穿袜子,最好能把指甲染成水红色,再穿上一双造型秀气的高跟凉鞋,到外面精彩的世界去潇洒走一回.如此这般,还用担心大街小巷上那些个正服“无妻徒刑”的大老爷们儿,能不“口水直下三千尺”,拜倒在您大小姐的石榴裙下么?

观水有术,必观其澜;观莲有术,必观其步。然小人闲居工于著,操此五术,攻其无备,乃得别戴伪体,毕露端倪。

图片 11

临风;踏梯;下阶;上轿;过桥。

图片 12

什么意思呢?方大博士说:观察大海有术的人,必观察其波涛;观察香莲有术的人,必观察其步姿。然而小人家居无事,只会掩盖其坏处而显示其好处。如果操此五术,攻其不备,就可“取真去伪”,使其端倪毕露。“五术”分别为:临风之步;踏梯子之步;下台阶之步;上轿之步;过桥之步。这可以说是体现他作为“评花御史”和“香莲博士”水平的一段文字,是教给众人在什么时机看女人的小脚可以看到“毕露端倪”的真货。细想来,这“五术”原本是人的脚最无处躲藏的地方,方绚对生活观察之细致,用心之良苦,非常人所能及。

图片 13

他在书中把女人小脚按照品相高下做了比较细致的分类:曰“四照莲”(端端正正,瘦瘦削削,在三四寸之间者);曰“锦边莲”(苗苗条条,整整齐齐,四寸以上,五寸以下的小脚也);曰“衩头莲”(瘦削而更修长的小脚,所谓竹笋式者);曰“单叶莲”(瘦长而弯弯的小脚也);曰“佛头莲”(脚背丰满隆起,如佛头挽髻,所谓菱角式者,即江南所称之鹅头脚);曰“穿心莲”;曰“碧台莲”;曰“并头莲”(走起路来八字的小脚);曰“并蒂莲”(大拇趾翘起来的小脚);曰“倒垂莲”;曰“朝日莲”;曰“分香莲”(两条腿往外拐的小脚);曰“同心莲”(两条腿往里拐的小脚);曰“合影莲”(走起路来歪歪斜斜的小脚);曰“缠枝莲”(走起路来成一条线的小脚);曰“千叶莲”(六寸七寸八寸的小脚);曰“玉井莲”;曰“西番莲”(半路出家之莲,或根本没缠过的小脚)。

图片 14

如果说前面所说的“五术”是一种了不起的发现,那么,这“香莲十八名”则称得上是伟大的发明了,同时也将小脚文学的成就推向了最高峰。

图片 15

“两朵金莲”的咒语

图片 16

而严重跟风的女性们为了这“两朵金莲”所暗含的审美趣味则付出了自由的代价。受人尊重的朱熹朱老爷子极力倡导缠足,认为这是天下大治的基础,因为女人缠了足,便可做到男女隔离、“授受不亲”、“静处深闺”。是啊,连走路都走不稳了,女人岂不就十分“老实”了?然而,正如《夜雨秋灯录》所称:“人间最惨的事,莫如女子缠足声,主之督婢,鸨之叱雏,惨尤甚焉。”这种痛苦,又有谁去“生怜惜”?曾在中国生活了多年的英国传教士阿绮波德。立德,用女性的细腻记录下了缠足的中国女孩的悲惨童年——“在这束脚的三年里,中国女孩的童年是最悲惨的。她们没有欢笑,……可怜啊!这些小女孩重重地靠在一根比她们自己还高的拐棍上,或是趴在大人的背上,或者坐着,悲伤地哭泣。她们的眼睛下面有几道深深的黑线,脸庞上有一种特别奇怪的只有与束脚联系起来才能看到的惨白。她们的母亲通常在床边放着一根长竹竿,用这根竹竿帮助站立起来,并用来抽打日夜哭叫使家人烦恼的女儿……女儿得到的惟一解脱要么吸食鸦片,要么把双脚吊在小木床上以停止血液循环。中国女孩在束脚的过程中简直是九死一生。然而更为残酷的是……一些女婴由于其父母的感情受到了束脚的伤放足之艰难。

图片 17

放足之艰难

英明的康熙大帝曾经诏禁汉人裹脚,违者拿其父母问罪。有个大员上奏说:“奏为臣妻先放大脚事”,一时传为笑柄,可见缠足“魅力”之强大。尽管雷厉风行,收效却不大,到康熙七年,大臣王熙上奏请求解除禁令获准,于是民间足之风又大盛,影响到满族女子也纷纷起而裹足。干隆又多次降旨严禁,干隆的禁令只煞住满族女子的裹足之风,汉族民间女子依然裹足如故。近代改革家康有为写了一篇《戒缠足会檄》,希望家乡人放弃缠足陋习,并下决心不给自己的女儿缠足。这一举措使康有为在家乡受到很大排挤。

英国传教士立德夫人在20世纪初的中国南方发动了“天足运动”,并成立了“天足会”。在汉口的维多利亚剧院,商会会长亲自安排座位,让政府官员都来听立德夫人的讲演。她的听众穿着官服,带着随从,端着很大的架子。他们感到,由一个女人来和他们讨论一个中国人敏感的话题——女人的脚,是不可思议的。官员的威慑力吓得她的翻译临阵怯场。幸好一位中文讲得极好的传教士赶来救场,立德夫人的讲演才得以进行。立德夫人还借助权威,她让人把张之洞反对缠足的语录用红纸写了贴在会场里,很起作用。她认为张之洞是中国最有学问的总督。在汉阳,她在宣传集会上,让放了足的妇女们站起来,她们当着大家的面笑着站了起来,立德夫人便感到她的湖北之行成功了。

她几乎走遍了中国南方,去了武昌、汉阳、广东和香港,又去了澳门、汕头、厦门、福州、杭州和苏州。这对于一个外国妇女来说,的确需要极大的勇气。她说,“如果你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踏进冰冷的海水时的感觉,那么你就能体会到我现在动身去中国南方宣传反对裹足时的心情。对那里我十分陌生,而裹足是中国最古老、最根深蒂固的风俗之一。”但是她还是一脚踏进了冰窟。缠足这种折磨中国妇女一生的野蛮习俗给她很深的刺激。她得到了回报,许多男人和女人当场捐款参加天足会,表示自己不缠足,也要劝别的女子不再缠足。

在广州的集会上,九名妇女当场扔掉了裹脚布。

当然,中国妇女不缠足并非因了立德夫人一人之力,但作为“帝国主义”那里来的人,她能够这样做,是值得称道的。这一行为甚至直接影响了慈禧太后,慈禧“新政”中的最初几项改革,就包括在1902年2月1日发布谕令,说官员可以劝止缠足。摘自《中国文明的秘密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