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上升的银行不良贷款,似乎出现了蔓延势头,地方法人银行则首当其冲。

困扰银行业多年的资产质量大患,似乎正在走出最寒冷的冬天。

近期,多地银监局公布了第三季度辖内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山东、天津、云南、广西等多个地区不良贷款双升。而此前不良贷款发生较为严重的江苏、浙江地区,不良贷款与不良贷款率出现了环比不同程度的回落。

江苏银监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为1.28%,地方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达到1.7%。而在山东,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为1.42%,中小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更是达到2.2%。

2016年,全国不良贷款新增减缓、不良率上升放慢甚至下降,江浙地区不良贷款出现“双降”……这似乎意味着,整个银行业资产质量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

此外,广西等地区银监局辖内商业银行的存贷比超过了75%的监管红线。

一季度末,浙江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不良贷款余额1296亿元,比年初增加96.7亿元;不良贷款率1.91%,比年初提高0.08个百分点。

银行业资产质量是否拐点已到?

多省银行业资产质量恶化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3个省市公布了一季度银行数据。《第一财经日报》梳理发现,除广东没有披露具体数据外,江苏、山东、浙江三个经济大省,仍是银行不良贷款的主要来源地,一季度三省新增不良贷款超过225亿元,占同期全国新增不良贷款四成以上。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梳理发现,目前已披露监管数据的11个省市中,7个省市2016年的不良贷款率超过了2%,东北地区的辽宁、吉林,以及山东、河南等省,成为新增不良贷款最多的地区。而在不良贷款最先爆发的江浙沪地区,浙江、上海均出现了不良“双降”,江苏省不良率也明显下降。

日前,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公开表示,现在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反弹的压力非常大。

与此同时,不良贷款已经出现了扩散迹象。除河北等少数省份外,多数地区不良贷款出现不同程度上升,部分地区一季度新增不良贷款已超过去年全年的一半。

不仅是江浙地区,整个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在2016年四季度都有所下降。山东、河南等省份,新增不良贷款虽然仍然较多,但同上年相比,规模已明显减少。

与上述表述相印证的是,从近期各地银监局发布的数据来看,虽然有个别地区银行业资产质量与第二季度相比出现了转好,但是大部分地区银行业的不良贷款仍然处于双升的局面。

地方银行不良率居高不下

在全国,银监会数据显示,2016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512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83亿元;不良贷款率1.74%,比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

天津银监局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天津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累计实现净利润465.66亿元,同比增加15.69亿元,增幅3.49%。不良贷款余额234.48亿元,比年初增加71.84亿元,不良贷款率0.91%,比年初上升0.22个百分点。对比第二季度数据和第一季度数据,记者发现,天津银行业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不良贷款双升。

江苏银监局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864.44亿元,较年初增加57.31亿元。其中,除了城商行不良贷款规模降低了4000万元之外,其他类型银行不良贷款规模和不良率均全部上升,其中国有商业银行占比最多。数据显示,3月末,江苏省辖内国有银行不良贷款余额430.22亿元,不良率1.29%,分别比去年底上升约27亿元、0.3个百分点。而不良率最高的则是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今年一季度,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达到194.06亿元,不良率则为2.16%,接近该地区平均水平的2倍。

业内人士认为,2016年不良贷款情况好于预期,存在多方面的因素,由于各地情况不一,不良贷款是暂时企稳,还是趋向好转,尚需进一步观察。

山东省辖内银行业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虽然现有不良贷款余额远低于浙江,但其已取代浙江成为今年不良贷款增长最多的省份。截至2014年9月末,山东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931.66亿元,比年初增加283.6亿元;不良贷款率1.78%,比年初上升0.43个百分点。

不过,在这些不良贷款中,当地法人银行也“贡献”了相当部分。数据显示,一季度当地法人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63.14亿元,占江苏全省的30%以上;不良率为1.7%,比去年底上升0.02个百分点,远高于同期行业平均水平。

7省市不良率超2%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三季度,山东省辖区中小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信用风险资产余额21430.41亿元,较年初增加2967.28亿元。信用风险不良资产余额361.44亿元,较年初增加123.13亿元;不良资产率1.69%,较年初上升0.4个百分点。山东省邹平农商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当地部分企业出现问题,甚至包括一些大企业,此外,部分地区盛行高利贷,现在进入到风险暴露期,银行受到牵连,不良贷款增加也在意料之中。

按照江苏银监局定义,法人银行业机构包括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外资法人银行和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则包含农商行、农信社、村镇银行。

根据监管披露信息,目前已有11个省市银监局相继披露了当地银行业2016年的运营情况。在不良率方面,不同地区差异极为明显,7省市银行业不良率超过2%,占比超过六成;不良率在1%~2%的省市则有3个,而不良率低于1%的生生只有一个,且最低的上海与最高省份吉林省之间,不良率相差近5倍。

此外,截至9月末,云南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174.03亿元,比年初增加29.64亿元;不良贷款率0.96%,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第三季度,广西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219.13亿元,较二季度末增加25.49亿元;不良贷款率1.38%,较二季度末上升0.12个百分点。

无独有偶,在另一个经济大省山东,同样存在类似情况。截至2014年3月末,山东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718.57亿元,比年初增加71.71亿元,增幅11.09%;不良贷款率1.42%,比年初上升0.07个百分点。其中,国有商业银行、农村中小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比年初增加46.32亿元和13.20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比年初上升0.12个百分点和0.02个百分点。

上述已公布2016年数据的省市中,不良率最高的是东北地区的吉林、辽宁两省。吉林银监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当地银行业不良率达到3.85%,紧随其后的是辽宁,同期不良率为2.96%。其次,河南、宁波两地同期不良率分别达到2.9%、2.63%。此外,河北、浙江、山东三省也达到了2.2%、2.17%、2.14%。

江浙地区贷款质量压力缓解

同期数据显示,2014年一季度末,山东银监局辖区中小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244.24亿元,比年初增加17.33亿元;不良贷款率2.2%,比年初提高0.06个百分点。

不良率低于1%的,目前只有上海一个地区。根据上海银监局1月底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末,上海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404亿元,不良率仅为0.68%,与吉林省相比,两者的差距接近5倍。此外,江苏、贵州、厦门3个地区的不良率也相对较低,截至2016年底,三地分别为1.36%、1.86%、1.87%。

虽然许多地区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数据不佳,不过江浙地区第三季度数据的转好仍是一颗强力的定心丸。

$pager$

总体而言,东北、河南等北方地区和省份,已经取代浙江、江苏,成为全国不良率最高的地区。已公布2016年数据的11个省市,目前不良率最高的5个省市中,就有4个来自东北和北方地区。

江苏银监局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该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到939.8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32%。而截至3月末、6月末,该组数据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率分别为864.44亿元、1.28%和911.77亿元、1.31%。其中江苏银监局辖内法人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已从一、二季度末的1.7%、1.72%进一步降至三季度末的1.63%,不良贷款余额也由二季度末的278.44亿元降至273.58亿元。

“地方法人银行都是中小银行,主体是城商行和农信社系统,而其中又以农信社为主,由于历史原因,这些机构不良率一直要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此类银行客户以中小企业为主,一般贷款定价也较高,但高收益也意味着高风险,也容易导致不良率较高。此外,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也与当地经济结构有一定关系。

而在不良贷款规模方面,已公布数据的11个省市中,不良贷款超过千亿元的有5个省市,除了尚未公布数据的广东外,主要经济大省中的江苏、山东、浙江、河南,以及东北地区的辽宁等省不良贷款全部超千亿元,而浙江、山东两省仍然位居前列。根据浙江银监局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底,浙江全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到1777亿元,但比2015年底减少了32亿元。紧随其后的则是山东,截至2016年12月底,当地不良贷款规模为1397.1亿元,比年初增加177.2亿元;不良贷款率2.14%,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此外,江苏、辽宁两省的不良贷款,规模也都在千亿元以上。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江苏、辽宁两省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262.07亿元、1144.61亿元,分别比年初增加约40亿元、128.1亿元。

浙江全省今年新增的不良贷款中,一季度为97亿元,二季度为60亿元,三季度为19亿元,新增规模明显逐季减少。其中9月份更是实现“双降”,不良贷款余额比8月份下降了112亿元,不良贷款率则下降0.18个百分点。浙江银监局指出,不良贷款增势已经趋缓。

浙苏鲁粤新增不良“领先”

河南虽然尚未公布不良贷款金额,但从不良率推算,其规模也已超过1000亿元。在今年1月17日召开的监管会议上,河南银监局提及,截至2016年底,其辖区银行业不良率为2.9%,但未公开不良贷款具体数据。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网站信息显示,同期河南省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为3.71万亿元。据此测算,去年底河南全省不良贷款余额约为1100亿元。此外,河北银监局2月14日披露,截至2016年底,该省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到831.78亿元。

除了江苏与浙江外,第三季度出现不良贷款“双降”的还有广东、西藏等省份。

银监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全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到6461亿元,不良率1.04%,比去年底增加541亿元、0.04个百分点。

根据上述监管数据估算,截至去年底,浙江、山东、江苏、辽宁、河南五省的不良贷款余额,总量已超6600亿元。若加上河北省,上述六省截至去年底的不良贷款余额高达7500亿元以上,在银行业全部不良贷款余额中占比接近一半。根据银监会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512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83亿元。

部分地区存贷比超监管红线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3个省市公开了一季度银行业数据。从各省银监局公布的情况来看,广东、浙江是一季度不良率上升最快的地区,均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

江浙地区初现拐点

近日,“银行存款去哪了”再次引人发问。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16家上市银行的银行存款总额为75.62万亿元,较今年中报的77.13万亿元减少了1.51万亿元,降幅达1.97%,存款总额下降在近年来还是首次出现。

而在已公布数据的省份中,浙江不良率高居第一,为1.91%。一季度,该省不良贷款新增96.7亿元,位列第一。山东、江苏则分别新增71.71亿元、57.31亿元。广东未披露不良余额数据。

作为不良贷款的主要来源地,浙江、江苏虽然不良贷款余额规模巨大,但新增不良贷款方面却已出现好转迹象,而吉林、辽宁、山东等地,则成为新的不良贷款主要来源地。

银行存款流失,直接影响存贷比考核指标。上市银行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建行、中行、交行、浦发存贷比分别为72.02%、71.65%、73.92%、73.81%,均已逼近75%的监管上限。

今年一季度,广东、江苏、浙江三省银行业资产规模均已突破10万亿元,山东也达到8.48万亿元。

2016年末,浙江省不良贷款余额、不良率甚至出现五年来的首次“双降”。根据浙江银监局数据,截至2016年底,浙江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1777亿元,比年初减少32亿元;不良贷款率2.17%,比年初下降0.19个百分点,为2012年以来的首次
“双降”。

而从各地银监局数据来看,第三季度存贷比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根据江苏省银监局数据,前三季度存贷比数据分别为65.71%、65.98%、67.6%。吉林省前三季度存贷比数据分别为63.2%、63.94%、65.08%。

一家券商研究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分析,包括浙江在内,上述地区新增不良贷款主要来自外贸、船舶制造、钢贸等行业;光伏情况稍好,今年一季度虽然略有好转,但并未出现根本转变。

“去年的不良贷款情况比估计的要好。预计要产生的不良贷款没有发生,这是出乎意料的事情。”浙江一家城商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增量不良贷款没有出现,存量在逐步处置,是去年当地银行资产质量整体好转的主要原因。

广西省银监局数据显示,2014年三季度末,广西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流动性比例为44.71%,较上季末下降1.68个百分点,人民币超额备付金率6.09%,较上季末下降0.89个百分点。自2014年7月1日起,银监会对商业银行存贷款比例计算口径进行调整,2014年三季度末,调整后存贷款比例为75.48%。如果按照存贷比75%的标准,广西省存贷比数据已经超过了监管红线。

江苏银监局局长于学军此前也曾表示,密切关注钢铁、有色金属、船舶制造等产能过剩行业的资产质量变化;加强与地方政府及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协调,妥善处置风险苗头,积极防范个别企业风险事件形成连锁反应。

与此同时,不良贷款在去年出现“双降”的还有上海。根据上海银监局数据,截至2016底,上海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404亿元,比年初减少76亿元,不良率也比年初下降0.23个百分点,不良贷款实现“双降”。

有业内人士直言,存款大规模流失严重侵蚀了中国银行业的放贷能力。根据央行发布的最新报告,10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大幅萎缩,环比大降36%。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四个省份中,广东地区银行资产质量一直较为稳定,不良贷款直到去年底还在一路下降。2011年末至2013年末,该省银行业不良率分别为1.64%、1.34%、1.21%。

江苏银行业不良贷款虽然没有出现双降,但新增不良贷款明显放缓。截至2016年底,江苏银行业1262.07亿元的不良贷款余额,比上年末的1212.15亿元,仅增加了约40亿元。而2015年,其新增不良贷款规模高达200亿元左右。

不过,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近日撰写并刊发的《我国银行流动性监管制度变革——银行监管改革探索之四》一文中也提出,“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商业银行业务模式的变化需要我们重新审视存贷比等传统监管标准的作用”。

此外,天津虽然去年就已出现不良贷款上升势头,但全年只新增了37.53亿元;而今年一季度单季就增加了19.4亿元,达到去年全年一半以上。而广西今年一季度也新增不良贷款19.78亿元,不良率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

微观数据也反映了这一情况。截至目前,江浙地区的上市银行中,已有6家披露了2016年业绩快报,其中4家不良率出现下降。业绩预报数据显示,同2015年相比,吴江银行2016年的不良率下降了0.16个百分点,常熟银行不良率下降0.03个百分点、上海银行下降0.02个百分点、宁波银行下降0.01个百分点,江苏银行则与上年持平,保持在1.43%的不良率水平。

$pager$

一度成为浙江不良贷款重灾区的温州,情况也在转暖。温州银监分局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区域银行业不良贷款连续3年实现“双降”。截至2016年末,温州市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降至217亿元,不良贷款率由2014年最高时的4.68%下降至2.69%,较上年末分别减少74亿元和下降1.12个百分点。

附表部分省市2014年一季度末不良贷款概况

有无锡媒体此前报道,截至2016年10月末,无锡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179.73亿元,比年初减少13.45亿元;不良贷款率1.75%,比年初下降0.28个百分点,近3年来不良率首次降到2%以内。

省市 不良贷款余额 较年初增加 不良贷款率 较年初上升

“去年浙江很少出现企业突然倒闭,或老板跑路的消息,这说明企业信心增强,银行的环境正在好转。”浙江某上市银行内部人士说,浙江的问题,主要是担保链、民间借贷引起的,在印染、纺织等行业蔓延,但目前这一波风险基本已经过去。另一方面,过去的一年,杭州的房地产市场基本企稳,加上G20等大型会议召开,客观上也改善了当地的经营环境,企业的总体情况有所好转,阻止了不良贷款的进一步发生。

广东

上述浙江城商行人士亦称,担保链风险发生后,银行进行了反思,政府、监管采取了更为积极的措施,对经营没有问题但资金存在困难的企业,只要没有恶意逃废债,都会在流动资金方便给予支持。整体来看,浙江的担保链风险基本已得到化解,但整体消化仍需要较长时间。

1.29 0.08

不良上升压力仍存

广西 176.71 19.78 1.2 0.08

不仅是江浙沪地区,2016年四季度,整个银行业的不良贷率有所下降。银监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全国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74%,较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为近年来首次整体下降。

贵州 143.84 8.83 1.34 0.01

而在2014年、2015年,全国的不良数据分别为1.25%、1.67%,较上年分别上升0.25个、0.42个百分点,处于显着上升阶段。但进入2016年后,增速已明显放缓。其中,一、二季度末不良率均为1.75%,比上年底上升0.08个个百分点,但环比持平;三季度末不良率为1.76%,环比上升0.1个百分点。

河北 472.6 -5.97 1.85 -0.11

与此同时,2016年新增不良贷款余额、增速都出现下降。2016年三季度末,全国新增不良贷款3076亿元,较2015年同期新增额减少1194亿元,同比增约25.9%,比2015年同期增幅下降约25个百分点。

河南 444.23 11.66 1.81 -0.03

山东、河南等地区,虽然不良贷款规模较大,增长也仍然较快,但与此前相比,新生成不良贷款的速度在放缓。根据监管数据,截至2016年末,山东新增不良贷款177.2亿元。2014年、2015年,则新增分别为223.9亿元、347.89亿元。而河南省2015年新增不良贷款484.07亿元,增幅达到120%左右,是2016年的4倍以上。

江苏 864.44 57.31 1.28 0.04

“原来预计,2016年不良贷款将会从沿海向内地传导,从下游行业向上游行业传导,但结果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上述浙江某上市银行人士说,去年价格变动因素并不明显,在一定程度上,缓释了新的不良贷款生成。

江西 3.02 -0.08

作为银行资产质量的两大先行指标,逾期贷款、关注类贷款的生成,也有改善之势。截至2016年四季度末,银行业关注类贷款占比3.87%,较2015年同期增长8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趋于上升,但同比增幅出现下降。

宁波 242.36 32.33 1.75 0.17

这是否表明,银行业资产质量已度过最艰难的时刻,不良贷款拐点已至?“一般来说,不良率的‘拐点’在经济见底并企稳半年后才会出现,需要进一步观察经济走势。”一位银行资产保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除了外部环境,银行年底、季末加大核销、处置力度,也是影响不良贷款的重要因素。“目前来看,不良贷款上升趋势没有扭转,还不能判断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向好发展。”一位股份制银行高层亦称,2016年,不良贷款生成率虽然没有大幅增加,但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在各家银行信贷资产占比中继续上升。而且不良贷款风险暴露,具有一定的滞后性,在经济继续下行的背景下,未来一段时期不良贷款风险仍会进一步上升。

山东 718.57 71.71 1.42 0.07

警惕地域性、行业性风险集中爆发

深圳 205 13 0.79 -0.01

如何更好的防范风险、加快不良资产处置速度,成为监管部门和商业银行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

天津 182.03 19.4 0.74 0.05

以山东为例,监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1506.8亿元,到2016年12月末,当地不良贷款余额1397.1亿元,比年初增加177.2亿元,但比9月底减少了近110亿元。这种情况,此前几年也曾出现。山东银监局此前就曾表示,去年累计处置不良贷款1357亿元。

厦门 0.89 -0.05

河南的情况也与此相似。2015年,河南银行业不良贷款集中爆发,截至当年底,其不良贷款余额达到958.04亿元,比年初增加484.07亿元,增加超过一倍,不良率也由年初的1.29%飙升到年底的3.01%,上升超过130%。

浙江 1296 96.7 1.91 0.08

为化解、防止不良贷款生成,河南也采取了多种措施。根据河南银监局披露,2016年,通过开展“暖冬行动”,河南银行业与1700多家企业对接融资需求,初步统计,为企业稳贷367亿元、续贷491亿元、增贷359亿元,力推全省债务规模1亿元以上、1284家企业组建债委会。

“过去几年,山东GDP增速已由2013年的9.6%,下降至2016年的7.6%,根据近期的出口、消费、投资数据,山东经济增速放缓的压力较大。”上述股份制银行山东分行人士说,2016以来,山东加大调结构步伐,改变以往高投入高产出的发展模式。部分产能过剩行业受到较大冲击,各地“淘汰一批”的要求,也使得不良贷款反弹压力增大。目前山东部分钢铁企业负债率超过100%,与此同时,一些属于过剩产能的企业误判行业发展态势,实施盲目扩张,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去年,全国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下降,浙江、上海地区出现“双降”,但在银行业看来,这种变化可能让情况变得更为复杂。

根据宁波银监局数据,其辖区内37家银行机构中,截至2016年底,不良率超过2%的有4家,超过3%的多达11家,占整个宁波地区银行业的三分之一。分类来看,大型银行不良率为3.43%,股份制银行、农村合作机构分别为2.76%、2.17%。而不良率最高的华夏银行宁波分行,截至去年底,不良率高达8.12%。

“有些银行客户结构单一,贷款基本固定在某些行业,单笔贷款金额比较大,而贷款总体规模又不大,只要出现一笔坏账,不良率就上来了。”上述浙江银行业人士说,宁波房地产不景气,尤其是一些郊县,贷款出问题后,抵质押物变现非常困难。

这种情况并非宁波独有。厦门银监局数据显示,受部分企业风险暴露影响,2016年,当地不良贷款率比年初上升0.39个百分点。受个别银行较大幅度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影响,辖区银行业利润增速下滑,累计实现税后利润107.7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9.06%。

地域性、行业性风险集中爆发,这在山东同样存在。上述股份制银行高层说,山东地区由于产业结构、区域分布的特殊性,导致不良贷款兼具区域性、集中性的特点。同地区企业之间不少存在错综复杂的担保圈链条,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东营、潍坊地区,是这几年受担保圈波及较为严重的区域,很多企业夹缝求生。

“对外担保不审慎,众多企业受牵连也是不良贷款集中爆发的重要原因。”
上述股份制银行高层说,山东企业较为普遍地采取联保贷款模式,涉及的行业遍布钢贸、生物科技等多个领域。因此,一旦风险暴露,牵涉贷款总量大、企业面广、不良贷款也会集中显露。

一位股份制银行山东分行高管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山东地区第二产业占比较大,近几年工业在山东经济中的地位有增无减,并且呈现出明显的重工业化趋势。受产业结构调整、行业转型升级的影响,一些传统制造业,如纺织、钢铁、机械制造等已无法自负盈亏,亏损严重,成为“雷区”。

上述股份制银行山东分行人士也认为,去产能刚刚开始,黑色金属、有色金属、能源、煤炭、房地产等关键行业,都面临着未来几年供给大于需求的局面,企业经营效益整体上会持续下降,这些行业本身经营杠杆、财务杠杆都比较高,借了很多疑难贷款,还本付息的负担仍然比较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