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讲、打、扫、挖、铲、治”,肇庆以这“六招”让黑恶势力更“怕”!

“扫”出清风正气“扫”出朗朗乾坤 二○一八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全景扫描

这是一场关系人心向背、治乱兴衰的伟大斗争;这是压实责任、破解问题、回应期待的关键一招。随着中央第8督导组29日向广东省反馈督导情况,标志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央第一轮督导全面收官。河北试点,山西、辽宁、福建、山东、河南、湖北、广东、重庆、四川9省市跟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掀起凌厉攻势:一大批村霸恶痞被依法严惩、“黑恶势力”人人喊打的社会氛围加速形成、一些软弱涣散的基层组织得到整顿治理、和谐法治的社会风气更加清朗。

日前,

□ 本报记者 刘子阳 董凡超

黑恶势力;督导;涉黑;保护伞;扫黑除恶

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工作已正式启动。

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在各地街道乡村,这样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

这是一场关系人心向背、治乱兴衰的伟大斗争;这是压实责任、破解问题、回应期待的关键一招。随着中央第8督导组29日向广东省反馈督导情况,标志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央第一轮督导全面收官。

从9月10日起,

茶余饭后,街谈巷议,“扫黑除恶”也是寻常百姓时常提及的词汇。

河北试点,山西、辽宁、福建、山东、河南、湖北、广东、重庆、四川9省市跟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掀起凌厉攻势:一大批村霸恶痞被依法严惩、“黑恶势力”人人喊打的社会氛围加速形成、一些软弱涣散的基层组织得到整顿治理、和谐法治的社会风气更加清朗。

扫黑除恶督导组已奔赴肇庆各地,开展督导工作。

2018年,扫黑除恶无疑成为群众最关注的话题之一。

第一轮10个中央督导组进驻期间,10个省市就打掉涉黑组织96个,查扣涉案资产50余亿元,有1386人投案自首,推动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791起,党纪政务处分572人,有力震慑了黑恶势力犯罪。

9月11日

今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以下简称“中央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吹响了扫黑除恶斗争的号角。

提高认识、传导压力、压实责任——紧紧抓住督导工作的“牛鼻子”

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第4次全体成员(扩大)会议召开,传达省有关会议精神,通报我市做好配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的准备工作情况,部署下一阶段我市扫黑除恶工作。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赖泽华出席会议并讲话。

扫黑除恶与之前开展的打黑除恶工作只有一字之差,但这一字之差却彰显了党中央有黑必扫、除恶务尽,切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的坚强决心和信心,也意味着党中央对打击黑恶势力工作在广度、深度、力度上提出更高要求。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入历史交汇期的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对于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保障人民根本利益,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图片 1

一年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后召开电视电话会、推进会,4次领导小组会、4次扫黑办主任会,两次专题培训会,一次督导工作行前动员会,及时指导部署,强力推动各地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全国扫黑办主任、副主任于7月、12月两次分片区调研推动,了解掌握专项斗争情况,谋划研究下一步工作。各地各有关部门围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年打击遏制,两年深挖根治,三年长效常治的总目标,下重手、出重拳,向黑恶势力发起一轮又一轮凌厉攻势,“扫”出了清风正气、“扫”出了朗朗乾坤。

抓铁有痕,踏石留印。中央督导组始终把政治督导居于首要位置来抓。推动各地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增强“四个意识”、践行“两个维护”的政治检验,切实提高思想认识、强化政治担当、落实政治责任。

西江日报记者 刘春林 摄

督导促动 层层压实责任

政治督导首先要抓住“关键少数”。在中央督导组推动下,被督导地方“五级一把手履职督导谈话”全面铺开,10个督导组直接与被督导的市、乡主要负责人以及政法机关和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等进行个别谈话,层层压实党委政府第一责任、政法机关直接责任和相关部门齐抓共管责任,仅中央督导组直接谈话的党员干部就有6246名。

赖泽华强调:

一脚刹车,激起路边一阵扬尘,与后方尾随的第一辆车擦边而过。猛踩油门,调转车头,加速甩开第二辆尾随车辆的跟踪……

政治督导要确保党中央决策部署层层贯彻落实、在基层一线落地生根。中央各督导组认真查阅相关地方党委政府以及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成员单位等关于扫黑除恶工作的学习传达、研究部署、工作督导指导、信访和线索排查情况等相关资料,对一些已审结生效和已立案正在办理的涉黑涉恶案件有关文书材料进行查阅和研究。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中央派出第8督导组到广东开展督导工作,代表的是党中央的权威,体现的是党中央的要求。

7月12日中午时分,河北省石家庄市城区高架桥上,中央督导组暗访工作组遭遇被暗访对象多辆汽车紧紧尾随跟踪。《法制日报》记者作为督导组第一小组成员,经历了这难忘的一幕。

中央督导组把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紧密结合,严字当头、真督实导,对于在督导中发现的问题,中央督导组毫不含糊地向被督导省市指出,推动边督边改:

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做到“两个坚决维护”,以对地方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以强烈的政治自觉、思想自觉、行动自觉开展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做好随时接受中央督导组下沉督导的充分准备,并以接受中央督导为契机,推动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

今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工作方案》。10个由正部长级干部任组长的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分赴10个省份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督导工作。

——针对有些地方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只挂帅不出征”现象,中央督导组建议,组织再学习再培训,切实提高思想认识,确保责任落到实处。对经过五级一把手履责督导谈话特别是谈话“回头看”后,仍工作推不动、不担当不作为、群众有意见的领导干部,要及时问责、调整。

要突出抓好

中央有部署,各地有落实。被督导地区各级党政机关站在政治和全局的高度,树牢“四个意识”,切实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作为党政“一把手”工程,

——针对有的地方和部门存在“上热中温下凉”,习惯于当“二传手”等问题,中央督导组建议,要通过签订责任书、纳入综治考核等形式,进一步压实责任;善于抓“两端”,既对先进地区和部门予以表扬,促进后进地区学习借鉴、比学赶超,又要对工作开展不力地区和部门通报或约谈。

“讲、打、扫、挖、铲、治”六个方面,

对标对表中央精神制定本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方案。

——针对有的地区和行业监管部门对本地区本领域涉黑问题“底数不清、情况不明”,甚至“手中是本糊涂账”等问题,中央督导组建议,要进一步组织开展涉黑涉恶问题大排查活动,充分发挥政法机关和行业主管部门在线索摸排上的关键作用,重点对容易滋生涉黑涉恶问题的地区行业领域开展大起底大排查活动。

做到“六个敢于善于”

党政机关主要领导靠前指挥,深化、细化、实化扫黑除恶的目标任务、工作措施,把打击锋芒对准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打出声威和实效。

直抵基层、直面问题、直奔群众——把扫黑除恶斗争做到群众心坎里

努力实现“三个效果”

开展谈话、查阅资料、传导压力、边督边改……在督导试点河北省,中央督导组探索形成了模块化的经验。

黑恶势力多发生在基层、发生在群众身边,群众是直接受害者,对涉黑涉恶犯罪也最熟悉,扫黑除恶必须紧紧依靠群众,以群众路线织就一张天罗地网,打一场人民战争。

确保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8月底至9月底,中央扫黑除恶第2至第10督导组分赴山西、福建、山东、河南等9省市进行督导。

中央督导组进驻被督导省市的当天,就第一时间通过主要媒体、网站公布举报电话和信箱、电子邮箱,设立专门场所和人员处理群众来电来信,并要求严格落实保护措施,做到件件有落实,件件有反馈。

取得实实在在成效。

各督导组深入基层,下沉到99个市390个县627个乡镇823个村,发放调查问卷1万多份,认真听取群众呼声,开门搞督导。

截至目前,10个督导组共收到群众来信来电举报线索17万余件。对于群众举报线索,中央督导组督促各地认真核查,并直接督办一些重点举报线索,推动各地依法严惩了一批涉黑涉恶犯罪。


要敢于讲、善于讲
,旗帜鲜明地表明党委政府坚定不移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心和信心,坚持群众路线,创新宣传方式,广泛发动群众,让党中央的决策深入人心、让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入人心,在全社会营造人人支持、人人关注扫黑除恶的浓厚氛围。

沉到基层、深入一线,通过明察暗访、个别谈话、公开举报电话等方式摸清当地情况,成为督导组的一柄“利剑”。

针对专项斗争中“上下一般粗”“水流不到头”的现象,中央督导组在省级层面督导结束后立即分成若干个小组进行下沉督导。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系列动漫】严惩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

据统计,9个督导组共召开各类座谈会641个,直接与省、市、县、乡、村五级5764名党员干部谈话。被督导省市党委政府对督导工作高度重视、积极配合,层层传导压力,带动市、县、乡、村各级党组织书记把专项斗争紧紧抓在手上。

在下沉督导前,中央各督导组认真整理汇总群众举报情况,带着线索问题下沉,下沉督导期间,通过新闻报道、政府网站、微信公众号等方式广泛发布下沉督导情况信息,曝光群众关注的大案要案“保护伞”、公布发放举报奖励金额等方式,形成扫黑除恶人人关注、人人参与的浓厚氛围。


要敢于打、善于打
,摸清摸准情况,对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敢于亮剑、重拳狠打、决不手软。

仅一个月时间,各督导组直接督办重点线索6636件,推动各地打掉涉黑组织96个,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791件,一批大要案被“撕开了口子,揭开了盖子”,一批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得以查处。

在下沉督导中,中央督导组有的组成机动督导小组,对重点线索进行实地暗访;有的在基层召开市县乡村领导及政法干警参加的座谈会,专题听取案件汇报,发现了一批典型问题;有的采取“线索先行、自下而上”的方式,“一竿子插到底”,直接深入县乡村基层一线,与群众面对面交流,倾听群众呼声,有效解决“上热下冷”“外热内冷”的问题。


要敢于扫、善于扫
,严厉打击危害基层政权、发生在群众身边、损害群众切身利益的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行为,净化社会风气。

事实证明,督导是发现问题、推动解决问题的利器,是抓好落实的关键一招。

在第一轮督导中,中央督导组共下沉到107个市421个县682个乡镇865个村,发放调查问卷1万余份。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系列动漫】惩治暴力强收“保护费”的市霸、行霸

除霸安民 回应群众期待

扫黑除恶有力增进了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所到之处,中央督导组以实际行动取信于民,也受到群众热烈拥护和真诚信任。“扫除了一批黑恶分子和‘保护伞’,人民群众无不拍手叫好,感到扬眉吐气、大快人心。”一位郑州市民写给中央第6督导组信中说,“希望借中央督导组的东风,使社会更加风清气正。”


要敢于挖、善于挖
,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

广东省江门市濒临南海,毗邻港澳,是一座历史悠久,风景秀丽的海滨城市。

坚决打“伞”、深入反腐、持续拍蝇——绝不让“关系网”漏网 “保护伞”受“保护”


要敢于铲、善于铲
,充分运用资金查控手段,摧毁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

2018年年初,江门市公安局民警在基层走访调研中发现,辖区沙堆镇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当地市场猪肉价格比相邻地区平均高出五块钱,有的老百姓为买点便宜肉,要专门坐公共汽车到其他镇上。

针对有的被督导地方在区县层面“破网打伞”力度不够,查处涉黑涉恶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数量少、级别低,以及有的区县尚未“破零”等问题,中央督导组在下沉督导和对接会上多次严肃指出这一必须重视的突出问题,提出要求、压实责任,并对涉及领导干部的重要问题线索直接交被督导省市纪委监委查办,推动“破网打伞”取得实质突破。


要敢于治、善于治
,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选优配强基层党组织书记,深入推进基层综合治理,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

沙堆镇位于江门市区南部,是远近闻名的侨乡,商业发达,大型农贸市场就有3个,可为什么当地肉价比附近的乡镇贵这么多?

近日,据湖北省纪委监委通报,黄冈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汪治怀涉嫌徇私枉法,为涉毒涉赌涉黄等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这是该省纪委监委直接查办的黑恶势力“保护伞”第一案。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系列动漫】惩治境外黑社会入境发展渗透的黑恶势力

警方在外围调查中找到一位猪肉供货商,说起这件事供货商一肚子苦水:“有一次搭了几十斤猪肉,打算到市场批发给肉贩,被一帮人拦下打了一顿,摩托车也被扔进了河里。”

汪治怀案是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轮督导成效的一个缩影,也彰显了各地在扫黑除恶斗争中进一步深挖彻查“保护伞”的坚定决心。

◆ 通过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形成强大的震慑效果,让黑恶势力更“怕”,从而心存畏惧、改恶从善。

经过警方深入调查,一个以蒋某达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浮出水面。为了操控当地猪肉价格,谋取非法利益,他们通过设立所谓的“食品站”,垄断当地的猪肉供应。

督导工作启动以来,各组充分发挥督导“利剑”作用,推动10省市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791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572人,移送司法机关178人。


要扫出清明世界、朗朗乾坤,让社会风气更“清”,用实践证明正能量绝对压倒负能量、正气绝对压倒邪气。

江门市公安局迅速反应,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历时数月,通过大范围摸排,广泛搜集线索,固定各种证据,最终查实这一涉黑团伙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犯罪事实。

在山西,推动当地公开曝光90余名公职人员为黑恶势力头目“小四毛”充当“保护伞”案;在辽宁,推动对凤城市委原书记高某采取留置措施;在山东,推动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207起、300人。


要把基层党组织锻造得更加坚强有力,让党的执政基础更“强”,让群众对党委政府更有信心、更加信赖,拧成一股绳、形成一股劲,加快推动肇庆高质量发展。

今年8月,随着团伙头目蒋某达在广东中山被警方抓获,这一盘踞在沙堆镇的涉黑犯罪团伙被彻底肃清,人民群众生活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祥和。

在重庆,中央督导组对涉及领导干部的重要问题线索直接交市纪委监委查办,推动深挖彻查取得实质突破。重庆市纪检监察机关新立案查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涉黑涉恶问题68件93人,分别增加2.1倍和3.7倍;新立案查处厅级干部1人、处级干部5人;全市查处“保护伞”零立案区县由25个减至7个,下降72%。

全市各地各部门要把配合中央督导的过程变成发现问题、寻找差距的过程,变成解决问题、推动工作的过程,坚持不回避、不遮掩、不护短,全力以赴抓好中央督导反馈问题整改。要对照标准找差距、查问题、抓整改,以“钉钉子”精神全面补强补齐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问题短板。

扫黑除恶是一场硬仗,更是一场关乎人民幸福的全民战争。黑恶势力一日不除,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就无法持续。

铁面执纪、严肃问责、一抓到底。

图片 2

各地各部门按照中央通知要求,聚焦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把打击锋芒始终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

完善线索核查机制,决不让一条有价值的线索“石沉大海”,严格落实举报人保护措施,坚决避免因举报人信息泄露而使其受到打击报复;

要压实领导责任,严肃督导问责,严守纪律要求,充分发挥市督导组督导各县(市、区)和各成员单位的作用,从严从实从细抓好中央督导配合工作,用实际行动体现肇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成效。

黑恶势力是国家和社会肌体上的毒瘤,基层群众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完善联点包案机制,对背后“保护伞”“关系网”没查清的不放过,对背后腐败问题没查清的不放过,对失职渎职问题没查清的不放过,必要时由纪检监察、组织、政法等部门派出工作组联合调查;

如有发现涉黑涉恶线索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强调,要打好主动仗,把矛头对准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地区和领域,出重拳、下重手,务必把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打下去。

完善政法机关内部清理机制,敢于“刀刃向内”,坚决将害群之马清除出去;

请勇敢举报,

“市霸”“菜霸”“肉霸”“沙霸”……一年来,各地各有关部门迅速行动,紧紧抓住“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这个关键点,打掉了一大批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黑恶势力团伙,迅速形成了强大震慑。

……

最高奖励50万!

挖伞溯源 巩固基层组织

在中央督导组推动下,各地坚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确保扫黑与打击“保护伞”同步进行,不断以专项斗争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

☞点击链接了解举报方式:

今年7月,山西警方打掉了一个以陈鸿志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专案组清缴其名下财物发现,仅房产一项就多达341处,估值超过50亿元。扣押、查封、冻结的涉案财物,初步评估超过78亿元。

筑牢堤坝、夯实基础、铲除土壤——推动齐抓共管源头治理

肇庆市关于群众举报黑恶势力犯罪奖励办法

走进陈鸿志盘踞的吕梁市临县李家塔村,村民回忆说,在十里八乡,陈鸿志称王称霸,没有他办不了的事。为了所谓的风水吉利,陈鸿志甚至改了黄河河道,在自己家门口建起了大坝。

打击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既要立足当前,也应着眼长远。加大源头治理力度,才能从根本上遏制黑恶势力滋生蔓延。

转载自法治肇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陈鸿志的发家史,离不开其背后的“保护伞”。“保护伞”阻隔了阳光,成为滋生黑恶势力的温床。

严字当头。中央督导组仔细核查各地是否认真落实第一次对接会后所督导省市党委制定的边督边改工作方案,着力推动“边扫边治边建”,扎实推进以督促改。

责任编辑:

8月8日,山西长治警方发布公告称,陈鸿志有组织犯罪案件侦查工作取得突破,吕梁市柳林县贺龙沟原村主任陈子福、田家坡原村支部书记张香平、成家庄派出所原所长高建斌等多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突出重点。中央督导组将关注点放在农村推动软弱涣散村党组织整治,推动对新换届村“两委”候选人严格把关,对已换届村“两委”开展回头看,基层党组织建设明显增强。1个月以来,10省市共调整不合格村干部577人。

涉黑涉恶问题是复杂的社会问题,“保护伞”“关系网”的存在,是导致黑恶势力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长期盘踞一方欺压百姓的重要原因之一。

真督实导。针对一些行业监管部门行动迟缓、部分行业乱象突出等问题,督导组深入调研,推动各地拿出有效举措,对相关治安乱点、重点领域进行专项整治,着力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围绕问题整改清单,列出时间表、明确责任人,把整治行业乱象与倒查监管责任结合起来,对行业乱象突出、治理不积极、效果不明显的监管部门,督促依纪依法追究责任。

10月17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在湖北武汉召开,会议明确扫黑除恶下一步主攻方向之一:深挖彻查“保护伞”。

配强力量治软、完善制度治散、解决矛盾治乱。督导工作启动以来,各地不断加强和创新乡村社会治理体系,增强对涉黑涉恶问题的“免疫力”。

各地各部门积极完善深挖彻查“保护伞”工作机制,决不让一条有价值的线索“石沉大海”,坚决做到背后“保护伞”“关系网”没查清的不放过,背后腐败问题没查清的不放过,失职渎职问题没查清的不放过。

辽宁省坚持既除恶又清源,集中开展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薄弱环节专项整治,以县为单位进行逐村摸底排查和综合分析,完成了对23902名村、社区书记、主任身份信息全面核查工作,查处涉黑涉恶村党组织书记和村主任33人,调任撤换不胜任、不尽职、不合格的村书记257人,进一步筑牢基层基础、建强战斗堡垒。

黑恶滋生往往因基层治理薄弱引发,梳理已经办理的涉黑涉恶案件,有不少“村霸”的身影,他们或是欺行霸市、强拿硬要,或是侵吞集体资产、违规占有资源,有的甚至还披上了村干部的外衣,侵蚀了基层政权。

福建省强化村级组织换届保障,建立村级换届选举人“五不能”“六不宜”负面清单,组织开展“党建体检”,强化软弱涣散基层组织整顿。

为此,各地深化基层组织建设,增强对涉黑涉恶问题的“免疫力”。通过严格规范村“两委”换届选举,建立完善候选人联审机制,坚决把不符合条件的人员挡在门外;对已经完成换届的村“两委”班子,组织开展“回头看”,对不符合条件的及时整顿、调整,防止重新张伞、死灰复燃。

山东省加强对重点地区、行业、领域日常监管,健全完善市场准入,推动国土、交通、住建、工商、旅游等行业部门建立黑名单制度,最大限度挤压黑恶势力生存空间。

发动群众 打赢专项斗争

四川省创新工作机制,安排电信、移动、联通三大通讯运营商,向全省手机用户群发送扫黑除恶公益短信上亿条,为动员全社会共同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营造有利氛围。

天津市北辰区天穆镇坐落着一个大型的二手物品交易市场。2001年以来,臧某团伙在这里通过敲诈勒索、暴力抢砸、强迫交易等犯罪手段,谋取非法利益。迫于暴力威胁,当地群众大多敢怒不敢言。

深入剖析涉黑涉恶问题产生的深层次原因,研究制定对行业乱象综合治理的有效制度规范,综合运用各种手段预防和解决涉黑涉恶突出问题,进一步加强部门信息共享、工作联动,推动刑事司法与行政执法有效衔接,形成工作合力……

天津警方在办案中,为打消群众顾虑,在旧物市场召开现场座谈会,和群众谈心,鼓励大家积极举报,提供线索。伴随着更多受害人站出来,更多的案件真相也浮出水面。

标本兼治、边惩边治,各地正在及时总结经验,将有效做法上升为制度,进一步巩固督导成果,不断建立健全扫黑除恶长效机制。

历经7个月,专案组奔赴五省对受害者进行调查取证,终于将盘踞十多年的臧某团伙依法严惩,群众拍手称快。

根据部署,2019年,中央将组织开展第二轮、第三轮督导,并力争在上半年实现督导全覆盖。中央第一轮督导产生的实效,必将推动被督导省市完善扫黑除恶长效机制,不间断地开展“大扫除”;中央第一轮督导形成有益经验和创新探索,必将发挥引领示范作用,不断推动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

人民群众是黑恶犯罪的最大受害者。哪里有黑恶势力,人民群众最清楚。

作者简介

为此,各地各部门大张旗鼓地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扫黑除恶宣传,有力调动了人民群众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积极性、主动性。

姓名:熊 丰 丁小溪 工作单位:

今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通告》,设立全国扫黑除恶举报网站、举报信箱和举报电话,发动全社会参与专项斗争,拓展线索举报渠道。

中央宣传部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宣传报道工作作出专门部署,组织媒体在重要时段、版面、栏目刊播专项斗争报道,对典型案例开展了集中报道,形成了强大正面宣传声势,在全社会营造“黑恶势力人人喊打”浓厚氛围。

从城市交通枢纽到乡村街道巷弄,从电子屏幕、横幅广告到手机平板、水杯折扇,各地各部门将扫黑除恶宣传发动贯穿专项斗争始终。

各地各部门还积极运用网络新媒体作用,将“普通话”变为“地方话”,用“大白话”讲清“大道理”,运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开展接地气的宣传发动。

一组数据彰显了发动群众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积极效果:收到群众举报30多万件,发放举报奖励1500多万元,18万余名犯罪嫌疑人慑于强大攻势而投案自首。

与此同时,专项斗争建立领导小组成员单位联席会议制度,多次召开成员单位联络员会议,协调推动自然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交通运输、水利、人民银行、税务、市场监管、银保监会等21个部门分别出台文件,对重点行业、领域扫黑除恶进行部署。

自然资源部加强对土地、矿产、海洋等自然资源领域十个方面的监管,住房城乡建设部将建筑砂石采挖供应、房地产市场“黑中介”等确定为整治重点。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各地各部门各司其职、齐抓共管,综合运用各种手段预防和解决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突出问题,最大限度挤压黑恶势力滋生空间。

捷报频传。今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涉黑组织1082个。截至11月底,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1829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8288人、移送司法机关1649人。

有黑必扫、有恶必除、有“伞”必打、有腐必反、有乱必治……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交出了一份人民满意的答卷。

本报北京12月27日讯